联系电话:138-1877-3989

唐某1与梁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远闻律师事务所家事部 - 远闻律师事务所

远闻律所家事部

显示更多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唐某1与梁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唐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2系原告唐某1之父。

委托诉讼代理人:毛**,上海市浦东新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梁某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甘妮娜,远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唐某1与被告梁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唐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唐2、毛**、被告梁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甘妮娜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唐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梁某某返还原告彩礼7.80万元(系人民币,下同)、婚礼后取得的20万元银行存款的50%,合计17.80万元。

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3年3月确立恋爱关系,原告为此给付被告2.80万元彩礼。

2015年5月,原告又给付被告5万元彩礼,被告用该款购买了钻戒、对戒、项链等首饰。

2016年3月6日,原、被告在未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下举行了婚礼,在婚礼中原告父母给付被告7.30万元、被告父母给付原告6.80万元,婚礼结束后原、被告将该两笔钱款和双方亲戚朋友给付的喜钿共计20万元以被告的名义存入银行。

原、被告在婚礼后同居生活四个月,后由于被告要求原告出资购买轿车,原告父母对此未予表态,被告便一反常态,开始闹情绪,于2016年7月24日侮辱、诅咒原告父亲,其言语完全丧失了伦理道德,原、被告就此分居生活。

原告为迎娶被告支付了一定数额的彩礼,被告竟为购买轿车事宜闹情绪并侮辱原告父亲,故原、被告无法相守终身,被告应当返还上述彩礼和一半的银行存款。

被告梁某某辩称,原告没有给付被告所谓的两笔共计7.80万元的彩礼。

在婚礼中,原告父母给付被告7.30万元,被告父母给付原告6.80万元,上述两笔钱款由原、被告双方各自保管,双方各自的亲戚朋友在婚礼中给付的礼金也由双方各自保管。

被告在婚礼后存入银行的20万元由上述原告父母给付的7.30万元以及被告的工资、被告的亲戚朋友在婚礼中给付的礼金等组成,上述20万元存款与原告无关,原告无权要求分得一半。

原、被告同居生活三年,互有经济往来属于正常,原告试图以彩礼为名将经济往来中的钱款要回系不合理。

被告在恋爱期间怀孕而为原告作了人工流产手术,身体受到了伤害。

被告母亲为原告购买了一条价值1.13万元的项链,要求原告返还或者支付折价款。

因此,请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唐某1、被告梁某某自行相识后于2013年3月起建立恋爱关系,原告在恋爱期间为被告购买了对戒一副(现在被告处)。

2014年3月,被告因怀孕而在医院作人工流产手术。

2016年3月6日,原、被告在未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下按照当地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双方合办的婚礼酒宴等开支费用由双方各半承担。

在婚礼中,原告父母给付被告7.30万元,被告父母给付原告6.80万元。

婚礼后的约一周时间内,被告在银行存款20万元。

婚礼后原、被告双方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四个月,2016年7月起双方为原告父亲没有出资为双方购买轿车、被告要求贷款购买轿车等事项发生争执,双方就此终止同居关系。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被告的病史材料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唐某1、被告梁某某未办结婚登记而举行婚礼、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行为,违反了婚姻法的规定,应予批评教育。

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主张返还彩礼的当事人应当对给付彩礼的事实承担举证证明的责任,举证不能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分割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期间取得的财产,应当适当照顾女方,并考虑财产的实际情况等因素。

原告主张其在与被告恋爱期间先后给付被告一笔2.80万元、一笔5万元共计7.80万元的彩礼,原告为此提供了支付宝交易记录材料、首饰照片作为证据。

上述支付宝交易记录材料显示原、被告双方在恋爱期间通过支付宝支付方式互相多次给付钱款,但其中并无原告主张的一笔2.80万元、一笔5万元的交易内容,故该证据即使真实,也不能证明原告给付被告7.80万元彩礼。

上述首饰照片显示了相关首饰,但不能证明该些首饰在被告处,即使在被告处,也不能证明原告给付被告5万元彩礼、被告用该款购买了上述首饰。

由于被告否认收受上述彩礼,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给付了上述彩礼,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返还7.80万元彩礼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应予驳回。

被告自认原告为其购买了一副对戒,考虑双方恋爱时间较长且举行婚礼同居生活、原告并未主张返还首饰等因素,该副对戒可归被告所有。

被告称其母亲为原告购买了一条项链并要求返还或者支付折价款,因原告否认被告母亲为其购买项链,被告也未提出反诉,故被告的上述主张不能成立。

被告在婚礼后的约一周时间内在银行存款20万元,原告称该存款的来源为双方父母、双方亲戚朋友在婚礼中给付的礼金,被告称该存款的来源为原告父母、被告的亲戚朋友在婚礼中给付的礼金以及被告的工资。

被告举证婚礼中原告手持礼金红包的照片,该照片仅反映婚礼进行时的情况,不能证明照片之外的礼金保管情况,更不能证明双方在婚礼后各自保管了礼金。

依据社会生活常理,在通常情况下,男女双方在举行婚礼后一般会将双方在婚礼中各自取得的财产、在婚礼后同居生活期间各自取得的财产混同为双方的共有财产。

由于双方父母在婚礼中共计给付了14.10万元礼金、双方均认可双方的亲戚朋友在婚礼中都给付了礼金,考虑存款数额为20万元、存款时间系在婚礼后约一周的较短时间内、存款时双方关系尚融洽等因素,在被告未举证证明双方对同居生活期间取得的财产包括婚礼中取得的礼金存在各归己有方面的特别约定、未举证证明双方各自保管在婚礼中取得的财产的情况下,可以认为原告关于存款来源的主张较为符合社会生活常理,但也不能排除其中的部分存款系被告的同居前财产的可能性。

关于上述存款的分割,依据适当照顾女方的原则,考虑双方父母支付的礼金属于为缔结婚姻而给付的彩礼应当相互酌情返还、部分存款可能系被告的同居前财产、被告在恋爱期间作了人工流产手术、亲戚朋友给付的礼金经混同后为双方的共有财产、双方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时间较短等因素,酌情确定由被告给付原告6万元。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8条 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梁某某向原告唐某1返还彩礼、支付共有财产分割款共计6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唐某1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60元,减半收取计1,930元,由原告唐某1负担1,280元;由被告梁某某负担65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许根华

二〇一七年二月四日

书记员蒋莉莉